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温馨江宇

南京江宇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江宁经济技术开发 区秦淮路68号
邮编:211000
电话:025-51181333
传真:025-52101131
邮箱:njjyjt@163.com

温馨江宇

滁州城印象

发表于:2007-12-10 00:00:00 作者: 刘春盼

    生活在南京已经四个月余,与人结交常会互相询问籍贯。每次我都告诉他们——“滁州凤阳”,然而下一次会面,再谈及故乡,多数人则只会记得“滁州”,而把“凤阳”省略或者忘记了。对于他们的回答,我不置可否。从大的行政区划上来说,凤阳是滁州的直辖县,那么我就理所应当是“滁州人”。

    谈及滁州,就不得不说说滁州城。虽然我没在滁州城长大,但在成长的历程中,却与她有过数次邂逅,留下了许多琐碎但清晰的回忆。我从未刻意留心过一座城市的历史、文化和风土人情。我总觉得,深入地了解、剖析一座城市,那是专家学者们的爱好和专长。对于滁州城,我的了解只是浮光掠影,停留在街头巷尾的见闻作些感性的认知。  
    滁州城算不上繁华,它的繁华已经流逝到毗邻的南京城了,或者说是被六朝古都的霸气剥夺了。京沪铁路穿行而过,滁州只是沿线城市中一座无足轻重的小城而已。远行去领略城市风情的人们只要乘上火车,南下可达南京、无锡、苏州和上海;北上则可去济南、天津和北京。滁州在这些名城的挤压下,生存空间受到诸多制约。休闲、购物、旅游,感受城市的繁华和喧闹,滁州没有太多的魅力来挽留自己的市民和吸引外地的游客。
  在江南独特的地域风情里,滁州城也承袭了一丝江南的秀气。几条窄巧的街道,两边规整的楼房,人行道上排列有序的景观树,和其它城市一样,滁州具备支撑城市繁荣的框架,只是框架显得过于狭窄、短促。
  天长路是火车站通向市区的主干道,法国梧桐树繁茂的树荫下,天长路的繁荣像一个花季少女,含蓄而渴望的热烈在这条街上一览无余。各种商铺的纷纷嚷嚷,把天长路点缀得五彩缤纷,这是滁州城商业尽情倾诉的地方。车、行人和动感的音乐充斥着整条街道,一座小城躁动的情绪在这里虚张伸势地释放着。天长路作为滁州城的繁华地带,承载着她的光荣和梦想,但是过于单薄,就像一位柔弱的女子在摇曳不息的舞蹈下,一面彰显了风情一面又凸现了疲态。改造和正在改造的项目努力使这条路维持其至尊的地位,然而自始至终没有突破一个江南小城的拘谨和羞怯。新建的楼宇总是以俊巧的姿态拒绝高楼的伟岸,只是一点一滴地舒展小城的风情,在气势上丧失了大都市的宏大和张扬。
  另一条重要的街道恐怕是琅琊大道了。和天长路一样,从火车站一路向西,直达琅琊山脚下。作为一条通往景区的路,琅琊大道两旁栽满了郁郁葱葱的景观树。青枝绿叶在路边招展,像两条绿色的河流一泻而去,扑向青山的怀抱。比对于喧闹的天长路,琅琊大道是安静的,只是两旁新旧建筑物交错,很不协调,没有突出一个共同的主题,除了凡俗便是平庸,这大概是琅琊大道无限的悲哀所在。
  杭州以西湖为美,南京以玄武湖为荣,湖在城中,这两座城市被湖滋养着。而滁州呢?城中也有湖,只是没有西湖盛名罢了。但在滁州人的心里,南湖显然是以美的姿态尽情彰示的。南湖的改造没能脱去雕琢的痕迹,所有的改造都从市民的便捷和市容的整洁着眼,丧失了一些别具匠心的景色设置,更缺少了艺术的点缀和自然的流露,但这已经足够让人流连忘返了,常常会使人联想起韦应物的《滁州西涧》:独怜幽草涧边生,上有黄鹂深树鸣;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。诗意情趣的滁州风情:野草,鸟鸣,春雨,孤舟,和谐的自然之美宛如一幅画唯美了滁州城远去的岁月。
  “环滁皆山也,其西南诸峰。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……”唐宋八大家之首欧阳修曾贬于滁州,司职太守,想来滁州也算是一座古城了。但滁州城的古老、厚重早已如云烟在历史的车轮中渐渐散去。几块质朴的青石板,几座老态龙钟的小桥——顺着班班驳驳的青石古桥,还能依稀感受到老城的气息。这样的感受很快湮没在车水马龙的现代生活之中。对于历史的留恋,滁州城淡薄了许多。
    一座山和一座城的比较,显然,琅琊山在许多方面胜过了滁州城。城以山而荣,滁州依托琅琊山而得名。对于山的情感,滁州只能以呵护来回报。在琅琊山绵绵不绝的蜿蜒里,醉翁亭无疑是这座山的山魂了,而把山魂赋予了文化内涵,应该是欧阳修的《醉翁亭记》。一篇《醉翁亭记》写尽了琅琊山的千古情韵,也增添了滁州这座城的文化底蕴。
  站在滁州城的任何一条街上,只要仰首西望,琅琊山秀美的景色扑面而来,耳畔似乎回荡着《醉翁亭记》婉转了千年的声音。
  欧阳修把最美的一声叹息留在了琅琊山。琅琊山因有了这声叹息而多了一些忧郁的气质,所以琅琊山上那些古刹名寺都是静静地依偎在山的怀抱里,沉静在高大的古木丛中。
  对于一座城来说,有山陪伴,无疑是幸福的。山在那边,安安静静,拂去了滁州这座小城无尽的烦恼。把一座城交给一座山,滁州更是义无反顾、欣然赞许的。
 
 
综合管理部 刘春盼